米米藍諾-布屋
關於部落格
布 手作 隨想 ~當然還有寶貝的大小事
  • 2797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悲傷輔導 如何協助喪親者渡過悲傷期

四、悲傷輔導--如何協助喪親者渡過悲傷期
(一)悲傷輔導的重要任務和目標
悲傷的疼痛就像愛的喜樂,是生命的一部份;它也許就是愛所要付出的代價(Parkes,1972:5-6; Kalish, 1985:182)。一個人在承受失落之後,為了重建平衡並完成悲傷過程,必須要完成某些特定的悲傷任務。而這些任務的完成,都需要付出心血努力;否則會像人類的成長、發展一樣,若在某一特定層次沒有完成其任務,會影響其追求更高層次的任務之完成。而悲傷輔導的目標,也就是在幫助喪親者能體認這些喪親的哀慟與過程。 

1.悲傷輔導的首項任務及目標,就是在協助喪親者接受失落的事實,承認死亡事實上已經發生了,只有去面對事實,承認親人已不再回來。輔導者應協助喪親者接受失落的事實;實際上接受這項事實是需要時間的,而它不僅是一種知性的接受,也是一種情感的接受。讓喪親者知道在知性上我們很容易相信所愛的人已過世,但在情感上卻要很久才能完全接受這個事實。尤其是那些猝死的個案或沒有親眼看見死者屍體的情況下,特別不容易接受事實;因此可能需要一些外在形式來幫助喪親者確認死亡事實:如把葬禮過程的錄影帶或照片讓他們看,或帶去墓地甚或舉行追思禮拜等儀式。

2.喪親者必須經驗和接受悲傷是痛苦的;輔導者就是在協助喪親者處理已表達的或潛在情緒,並幫助喪親者去經驗這些感受。失落所經驗的是生理、情緒、和行為上的痛苦;這是必須承認和經歷的過程;如果沒有經過這種悲慟的痛苦,且仍容許喪親者逃避或壓抑,反而會延長痛苦;因為失去自己曾經深深依附的對象,而沒有痛苦,這是不可能的(Parkes, 1972:173)。

3.喪親者需要重新適應一個逝者不存在的新環境;輔導者要協助喪親者克服失落後,再適應過程中的障礙;並幫助其尋找生活中的其他功能和目標,以取代逝者的地位。(Worden, 1982:14;李開敏等譯, 1995: 15)。

輔導工作主要是在協助喪親者適應和學習新的生活技巧,擔負以前由逝者擔任的角色和任務;當然也要讓生者了解死亡本身會迫使他們去面對及調整自我概念的挑戰。經過親人的死亡,可能使個人的基本生存價值和哲學信念受到影響。致於影響之程度,則視家庭、同儕、教育、宗教和生活經驗的不同而有別。另外,輔導者要協助喪親者能面對現實,下決心做到以前所不習慣的角色,並發展以前所不具備的技巧,讓自己邁向一個經過再評估的世界,重新出發,展開另一段有意義的人生旅程。

4.喪親者需要將情緒的活力重新投注在其他關係上;輔導工作主要是在鼓勵喪親者向逝者告別,以健康的方式,並坦然地重新將情感投注在新新關係中。(Kalish , 1985 : 183 ; Tagliaferre , & Harbaugh, 1990:20- 21; Worden,1982: 36; 李開敏等譯, 1995: 60)。

將情感活力從逝者身上放開,轉而投注在另一個關係上;這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悲親者永遠無法完全忘懷一位曾與自己有過重要關係的人,也無法完全在心中撒回所曾投注的一切。而輔導員的任務不是促使生者放棄與逝者的關係,而是協助喪親者對逝者的重新定位,讓喪親者了解失落之後可以持續擁有與去世親人相關的想念和回憶,但同時要去找一種讓自己可以過下去的方式:如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可讓喪親者快樂或關注的生活事物上,重新建立與他人的新關係,並反覆的告訴自己還有別的人值得去愛,對他人的關愛並不意味對死者的愛有所減損,以及參加一些活動等。

(二)悲傷輔導的原則與方法

為了使悲傷輔導達到預期的成效,輔導者必須遵循某些原則與運用一些方法。以下將討論這些原則與方法,相信可做為社工員或教會牧長在協助喪親的個案或會友克服悲傷情境時的參考。

1.協助喪親者體認失落(Help the Suvivor Actualize theLoss)
任何人若失去親人,即使預知死期,仍會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它不會真正發生。因此,幫助喪親者體認失落實際上已經發生,他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才能處理失落所引起的情緒衝突。

如何協助個人體認失落?首先是鼓勵喪親者談論失落。失落在那裡發生?如何發生?是誰告知的?如何告知?在那裡聽到消息?當時自己在做什麼?聽到時自己的反應是什麼?葬禮怎樣舉行的?大家怎麼談論這件事?所有這類問題都有助於討論有關死亡的種種情境,許多人都需要在心裡一再的仔細檢閱有關死亡的事件,才能真正接受死亡已發生的事實。

其次是詢問喪親者是否曾去過墓地,並討論其對拜訪墓地的經驗與感受。若喪親者並未前往或不敢前往,應鼓勵喪親者拜訪墓地或存有遺物的處所,這樣可讓生者體認失落的事實。當然工作者的態度要小心敏銳,尋找適當的時機提出建議,如此才能順利完成。在失落的經驗中,有不少家庭成員都會盡力避免談論死亡或有關逝者的一切事情;其實,讓喪親者談論死亡,可藉此來助於其領悟死亡的事實,處理失落和因失落所產生的衝突。(Worden,1982:39-40;李開敏等譯, 1995:66-68)。

教會牧者或輔導者要從生理、認知、情感和靈性上幫助喪親者體認死亡的事實。Tagliaferre(1990:37-39)提到當親人過世時,喪親者會有許多的回憶不斷的在腦中「重演」,會記起與親人尤其是配偶一起生活、一起養育子女..等情景;會去觸摸親人的遺物、回憶葬禮的情景等。他認為「重演」是醫治哀慟重要的一部份,它可能會悲傷、會痛;而且透過每次的「重演」,都會使自己受苦,但漸漸的痛楚會減少一點,有一天喪親者將發現失落的悲痛已減輕了,且是可以忍受的。但喪親者在「重演」時,通常其生理反應會有身體不適,呼吸緊促、四肢無力..等感覺,許多人因無法了解而逃避,不敢面對失落的傷痛。但若能幫助喪親者面質哀慟的痛楚,才是克服未來害怕的唯一方法。在心理上可能很難接受所愛的人去世的事實,但死亡確實已經發生,且逝者永不再回來。因此應幫助喪親者從理性上告訴自己,凡是人都必有一死,逝者是人,所以一定會死。

一味的逃避和壓抑理性的思考,只會延長或阻礙悲傷任務的完成。反而勇敢的面對喪親的傷痛,試著面對痛苦的思想和回憶,開放它們,真實的去處理它們,將是驅散恐怖的開始(Tagliaferre, 1990:39-41)。

另外,也可從靈性生活方面來幫助喪親者,承認及相信人的有限性,人生如戲,就像是來世間旅遊一般。而在人生的旅途中,有許多情境是人無能力控制和掌握的,死亡就是最明顯的例證。而在人無能力掌控的狀況下,有神的力量,我們所信奉的上帝就是最終依靠的目標。在哀慟的過程中,可藉宗教信仰的寄託,幫助生者面對死亡(Tagliaferre, 1990:42-44)。

2.幫助喪親者表達情感(Help Survivor toExpress Feelings)
在悲傷的經驗中,大部份的感受是令人不安的;因此這些感受往往無法被人認知,或無法了解這些感受的強烈程度,但為了有效解決問題,就要去體會這些感受,處理這些感受。在悲傷過程中,一般較難處理的感受如:憤怒;愧疚;焦慮與無助和悲哀。(Worden, 1982 ;40-44李開敏等譯, 1995:68-74)。

在悲傷的情感方面,最重要的是容許自己發洩情緒,如果可能的話,應向朋友或支持團體表達悲傷的情緒。悲傷情緒所引起的生理症狀,如心悸、出冷汗、易受驚嚇、頭痛、頭昏眼花、睡眠中斷、食慾改變、體重減輕甚或生病。在必要時須找專家或醫師治療。建議維持每日飲食,少量多餐;保持每天少許的運動、散步是有幫助的。(Tagliaferre,1990: 49-50)。詩篇22:1 大衛的詩中,向上帝痛苦的禱告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為什麼遠離我」,可見像大衛那麼有信仰的人,都還有悲痛的哀嚎,更何況是平信徒的我們;因此請記住,在面對所愛的人過世時,抱怨或感覺被神拋棄,這是正常的。學習約伯在苦難中仍順服上帝,將自己完全仰望交託給神,相信所發生的一切都有神美好的旨意(Tagliaferre, 1990: 61-62)。

3.幫助喪親者在失去逝者的情況中活下去(Assist LivingWithout the Deceased)
幫助當事者適應失落,獨立做決定,並加強沒有逝者一起生活的能力。可運用問題解決的模式,了解喪親者所面臨的問題是什麼,及如何解決。如對配偶去世的喪親者,可以協助其學習扮演失去配偶後必須承擔的角色及幫助其調適和學習扮演新角色的能力;應注意,不可太快鼓勵或應防止喪親者做任何有關生活變遷的重大決定,以避免助長其無助感。如變賣財產、改行、換工作、搬家或領養小孩。因為喪親者在失落的悲傷時刻,很難有好的判斷力,且容易產生不良適應反應,甚或切斷原有的支持系統。(Worden,1982:44-45; 李開敏等譯, 1995:74-76)。

在靈性上的協助,牧師或教會團契,也都是很好的協助資源,來幫助喪親者處理喪葬事宜。但記得應對喪親的家庭,給予較多的關顧,尤其在葬禮後的關顧更為需要。(Tagliaferre,1990)。

4.將情感從逝者身上轉移(Facilitate Emotionsl WithdrawalFrom The Deceased)
藉著促進情感的轉移,可以協助喪親者為逝者尋找一個新的處所,也容許生者發展新的關係。這些新關係,如將情感投入工作或訂定新的生活目標,或新的人際關係(Worden,1982:45;李開敏等譯,1995:76-77)。個人的活動計劃,如:編織、閱讀、手藝等都可讓喪親者轉移生活重心,回復和縮短哀慟期。(Tagliaferre , 1990:82-84)。

5.允許時間去悲傷(Provide Time to Gieve)
悲傷的歷程是需要時間的,它是一種漸進的過程,因此不要急著想克服失落回歸正常。在悲傷輔導中,應對喪家闡明度過悲傷期,是會有某些時刻是特別困難的;尤其是在舉行葬禮三個月之後,因為在喪葬期間會獲得許多親友的拜訪與支持,但漸漸的訪者少了,電話和安慰的問候也少了。另一個艱難的時刻是第一次週年祭日,對生者而言,此時會湧上各種念頭、情感,社工者須要額外的給予支持。過年過節或家人相聚的日子,也常是喪親者特別容易懷念、悲傷的艱難時刻,社工者應能視個別案主的需要,給予支持。(Worden, 1982:45-46; 李開敏等譯,1995: 77-79)。

6.提供持續的支持(Provide Continuing Support)
悲傷既然是一種過程,那麼給哀慟者提供持續性的支持,就是悲傷輔導的重要原則。社工員或牧長應能在失落發生後一年內的每個關鍵時刻,給予生者提供持續性的幫助;最好的幫助方式之一是帶領喪親者參與適合他們的團體,尤其是教會團契,可藉著
團體成員間的互動或關懷,給予有效而持續的支持。

7.界定病態行為並轉介(Identify Pathology and Refer)
從事悲傷輔導工作的人,應有能力辨識何種行為屬於正常,何種行為是病態。對於病態行為,社工員應清楚自己能力的限制,能否給予悲傷治療或心理治療,否則應做適切的轉介。因此,社工員對於資源的掌握和了解實屬必要。(Worden,1982:48-49;李開敏等譯,82-83)

8.協助喪親者在情感上的重建工作(Emotional Reconstruction)
情感上的重建須要在自己的生活上有一個新的平衡,包括重新引導哀慟的情緒朝向重建之途;另外也要重建自尊、面質和對愛和害怕這二種情感的信念。為了達成情感上的重建,友誼的發展也是各種不同親密關係的一種,因此在哀慟的回復過程中,可引用John Hritzuk 和其他學者的建議,來幫助喪親者克服孤單、重建或發展情感:

(1)收集所認識的人之名單,包括朋友、相識的熟人和親戚等,試著包括他們的興趣。
(2)每天至少接觸一位朋友,和其討論自己的事及他們興趣的議題。
(3)確認自己的興趣,將其融入和友人的活動中;假若整天孤獨的呆在家中,就無法認識朋友。
(4)找尋替代品,以填補在減少伴侶之後,生活上喪失的東西。
(5)試著平衡時間,來適應或安排空擋,來做拜訪或打電話給那些讓自己覺得舒服的朋友。
(6)從熟人中分別出可以建立真正友誼的朋友,即使只有二、三位,也是很好的。
(7)體認孤單也是自己生活的一部份,而且使自我能有安靜獨自思考自己處境的機會。
(8)養寵物,因為當人類的愛沒有時,它能給予無條件的愛。
(9)學習和清楚自己真正的需要,避免那些會讓自己孤獨的人和情境,以及尋找會使自己有好感受的活動。
(10)關照自己的身體,讓自己有充份的休息、睡眠、運動和健康的飲食。(Tagliaferre, 1990:108-114)。

9.靈性上的重建(Spirituality And Reconstruction)
一個喪親者最大的精神慰藉,莫過於是從信仰上獲得,當他能感受到「我並不孤單,因為我知道上帝愛我;或我是上帝更偉大作為的一部份」時,他或她會經驗一種歸屬感,一種充滿人類基本的依附需求,而且也不覺得那麼孤單。所以,努力的使自己在靈性的表達和經驗有更開放的尺度和空間,將會開擴新的潛能資源以滿足自己的靈性需求。靈性上的重建,是一個滿有上帝祝福的新生活機會,正等待著你之意。當一個

人正處於哀慟苦難中,要去發現靈性的安慰這是不容易的;對不同性格類型,靈性的成長也有不同的步調,但若能分享自己的靈性,並參與在靈性的成長活動中,相信是能獲得心靈的醫治。Tagliaferre在其著作中分享其自身的哀慟復原過程,大約花了五年的時間,才讓自己完全的康復。他提到自己的宗教信仰確實幫助其度過難關,指引他一步一步的往康復路上走。他也常常開放自己的心志,接受聖經的話語;默禱靜坐的方法,也是讓自己與神交流的管道;有時用心去注意他人的需求,而那些又是自己有能力給予的,這也是讓自己朝向康復的方法。新約聖經加拉太書第五章22-23節所提聖靈所結的果子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來使自己發展有規則的默禱,及獲得學習與成長(Tagliaferre, 1990: 115-11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